首页 >> 高唐海徳庄园

千山时时在线人工计划: 修真建筑师项小牡包尘显by布咖文完整在线阅读

精彩章节试读:第二天一早,包总陪着葛观主接待了文化旅游检查团,视察了御风顶工地的情况。

中午过后,项小牡收拾背包,同铁牛叔以及其他工友道别,带着自己这半个多月背山赚来的工钱,共有九千二百块,跟着师父包总,离开了沁雾山,直奔机场。 项小牡是第一次坐飞机,但跟着师父走贵宾通道,坐头等舱,一路上没有闹出任何幺蛾子。

候机的时候,师父和他随便聊几句,问了家中的情况,项小牡便简单的说,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,从小是跟着奶奶长大的,前几年奶奶也去了,如今只有他孤单一人。 师父听后点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。 一个多小时后,便到了乾州,安常市。

在水蓝星球上,安常市是个底蕴深厚的古城,曾有大小近二十个王朝在此建过都城,所以地面上到处都是古迹,地下到处都是古墓和古董。

做为全国排名第一的古建筑公司,砌岸古建公司的总部自然设立在此。 公司大楼在新开发区内,高十九层,从外面看上去,与四周的写字楼没有太大区别,都是正常的现代高层建筑。

唯一的区别,可能就是别的楼都有三十多层高,唯独砌岸古建的楼被挤在中间,像个遗世独立的矮子。 但一进大门,就看到大堂内迎门摆放着两排表情萌萌哒、动作也萌萌哒的兵马俑,共十六个,明显篡改过造型,统一摆着欢迎的姿态,不古不今,不那什么什么的,让人简直不知道该从何吐槽起才好。

包尘显看出了项小牡的表情,笑道:“这叫贴近生活,融入生活嘛。

”绕过萌萌兵马俑,便是一楼前台,在古香古色的前台后面,站着两名穿汉服的漂亮小姐姐,用柔美的声音甜甜地叫道:“包总好!”“包总您回来了啦!”项小牡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不过话说回来,从迈进公司大门的那一刻起,顿时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,就像来到了另外一个(奇葩且不伦不类的)古代世界。 目之所及,皆是一丝不苟的古典装修,青砖铺地、木梁雕花,工艺极其考究;公司的员工们也都各凭喜好,穿着各式各样的古代服饰,服饰的时间跨度只怕不低于三千年,乍一看……还以为到了综合影视基地。

绕过招财进宝的鎏金大屏风,是金柱盘龙的敞亮电梯间,电梯门和轿厢是由名贵花梨木特制,轿厢底假模假样地雕刻着传送法阵的图案。

总之就是古风加土豪,炫耀式的奢靡,满眼的金碧辉煌和皇家风范。 项小牡心中已经吐槽不过来了,包总把公司的装修整成这样,还真是……挺有迷惑性啊。 包尘显带着项小牡乘电梯直接来到了十九层,这一整层,都是包总的办公室。

出了电梯,迎面又是十分土豪款的金色照壁,绕过照壁,竟有一股不知何处引来的清泉流水,潺缓如小溪,溪水上架着白玉石桥,过了小桥,才直通包总的办公室正门。 项小牡问:“这风水是不是有什么讲究?”没想到包尘显说:“没什么讲究,纯粹糊弄那些不懂风水还要装懂的大老板的,显得我这儿必格极高。 ”项小牡:“……”包总的办公室果然也没让项小牡意外,承袭了一路贯穿到底的浓浓暴发户土豪韵味,没有半点道风。 包尘显在他宽大的老板椅上坐下,胖胖的身躯舒服地扭动了两下,说道:“这也都是为了贴近生活,便于融入生活嘛,为了养活公司好几千号人,再加上公司名声越来越大,现在也不得不接下很多俗世业务,有很多客户就喜欢这种风格,所以不要在意这些摆设,心中有道,自然处处有道嘛。 ”“哦。

”项小牡还能说什么,他除了点头,还是点头。

包尘显继续说:“我们表面上和尘世做生意,但业务重头却在修真界,这公司就是个门面幌子,这公司里,除了你和我以外,其他员工都是凡尘普通人,完全不知道为师的真实身份,所以,私下里你叫我师父,在外人面前就叫包总,叫老板也可以,万一叫错了也别紧张,应该没人会特别留意。 ”“好的师父。

”项小牡已经明白,师父就是个横跨仙凡两道的大佬,这样说~应该没错的吧。

包尘显抬手按了桌面上的一个按钮,不到几十秒,就进来一个极标致的姑娘,长发及腰,穿着改良版的短旗袍,完美勾勒出了前突后翘的曲线。

项小牡不由得多看了两眼。

包尘显却定力极强,像面对着空气一样介绍道:“这位是秘书小娇,小娇啊,这是我新招的私人生活助理小项,你们互相认识一下,然后你叫人资的辛经理过来一下,给他办个入职,以后他直接向我汇报工作。 ”小娇明显愣了一下,用细软的声音说:“包总啊~,您不是已经有一个男助理了嘛,您有一个秘书一个助理,这又招一个?”包尘显说:“怕你们忙不过来,分工不一样嘛,你喜欢多干活?那你今晚留下加班。 ”小娇立即用娇滴滴地声音嗔道:“包总~~,您又说笑话了~,我这就去请人事辛经理过来哦。

”说完,女秘书一扭腰,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地出去了。 项小牡随口说:“师父,您这秘书,和您说话的语气很不一般呐。

”包尘显斜眼盯着项小牡,用了一个倒装:“想什么呢你,为师是修道之人,不得已才入世做事情,找这样的员工是时势所驱,必须得放个这样的人间尤物在门口,才能显得我是正常人,也更符合我的世俗身份。 ”“不懂。 ”项小牡隐有调侃之意。 “生意做到一定程度,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,慢慢的你就懂了,小小年纪,不要少见多怪啊。

”很快,人力资源辛经理在门口敲门。

包尘显让他进来,交待了几句。 辛经理愣了片刻,狐疑地审视着项小牡:“私人生活助理?月薪三万?会不会过高了?他只是个还没毕业的学生,什么经验都没有……”包尘显摆出霸道总裁式的冷脸,挥手打断了这位人事经理的质疑,说:“你是老板我是老板?这事不能和你解释,小伙子大有来头,所以必须是这个价,懂了吗?能力不一样,待遇不一样,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,闲话少问。 ”“哦哦。 ”辛经理马上换了一副神秘兮兮的面孔,表示明白,其实他并不明白。 包尘显又说:“你出了这个门,就不许多说半个字,明天给他正常办入职就行。

”辛经理点头谄媚地笑着:“明白,明白。

嘿嘿……”项小牡心想,原来师父包总平时就是这样糊弄手底下员工的呢。

只不过,“私人生活助理”这岗位是个什么鬼?能不能换个岗位?我原本的理想是当结构工程师啊喂!……这时已经到了下午下班时间,人事辛经理带上门离开,偌大的办公室内便又只剩下了项小牡和师父两人。 包尘显站起身,悠然伸了个懒腰,随后转身抬手,在空中比划了两下。 只见东面的那堵墙缓缓挪开,现出了一个面积更大的密室,这大约才是砌岸公司真正的内核所在。 包尘显眯眼微笑着,对项小牡说:“随我来。

”展开阅读全文。

标签:高唐海徳庄园,浙江东阳暴乱,上海克乾集团